罌粟 【45】(凜刃逸3P文、慎入)

親們,我卡殼QVQ...

四十五、 

  日暮西垂,一抺温和的斜阳,笼罩住床帏上的赤白身躯。原本修长雪白的肌肤,仿佛渡上一层金光,让甫在身上的皇者,不由得看的痴迷。

   十指滑过温热的肌理,轻抚着那不停张弛的黑色经脉。黑色的脉搏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般,正慢慢的由风刃的手背延展开来,才一会功夫,黑脉己经漫延到风刃的背上,

  见状风天逸的眼神顿了顿,严肃的抿了抿嘴。

  果然跟她说的一样,风刃中的血毒,受他牵引再次复发。看来他需要抽空走一趟万行宫,见一见那一位故人了。

  碧眸略垂,躲开了风刃审视的双眼,担忧的问着「皇叔,会疼吗?」

  风刃看着手臂上扩展迅速的黑脉,略微吃惊,但仍面色不改的微微摇了摇头「不疼,倒是你抚过的地方,就像火一样,灼着我难受。」

  闻言,风天逸缩回了手,用吻代替手指,细细碎碎的印在风刃渡着黄光的肌肤上,时而轻啄时而轻吮,不久后风刃的呼吸声便慢慢开始加重,脥上也染上一片红潮,惹着伏在他身上之人口干舌燥。

  「天逸…」风刃被这细碎的吻,磨的难受,干脆伸手捧起了风天逸的脸,主动的印上了自己的唇。

  艳红的嘴角沁着笑容,享受着风刃这难得的主动。双唇厮磨了会儿后,风天逸覆上了风刃赤裸的身子。

  一阵阵轻喘呻吟,随着徐风由帐内缓缓飘出,却尽收入了因为担心而赶来的雪凛耳中。双掌不自觉的握紧又放松。

  厚实的背紧贴着门壁,深幽的看向远方天空,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他在想什么,就连他自己似乎也感受不到自己思绪的存在,直到室内呻吟声停止后,他恍然回神,默默展翼离去。

  飞上苍空,雪凛眺望着远方虹彩才惊觉,九州之大,失了习惯追逐的背影,他却连一个落脚之地也没有。在都城上盘旋了一阵后,最后飞往皇城后方的梅山,那里曾是雪家的产业,在雪家落败后荒废了许久。 

  他曾在那里埋下数坛梅酒,此时的他只想狠狠的喝上一杯,来忘却刚刚的无所适从。

  想到这里,黑翼一振,便往梅山方向而去。

  风刃一觉醒来,便没有看到风天逸的身影,出了内殿后,便查觉到殿口处的空气中,有着一丝熟悉的气味。

  雪凛来过?

  两道浓淡适中的眉,不禁微微收拢,内心起了一股淡淡的不安,让他无端烦燥了起来。片刻后便举起手朝空中挥了挥,不久一阵羽翼拍打声,便由屋角而至。来人一身雪白劲装,披着鹤翎披风,胸口处别着一枚翔鹤圆型银针,披风蒙住了大半的脸,只露出了一双冰蓝的眼珠。

  此人一出现,四周的空气流动变的冷冽,很明显跟宫中的影卫不是同一个阶级。

  风刃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鹤雪仕,随后淡问「雪大人往哪个方向离去?」

  鹤雪仕触上了风刃漆黑的双眼,不自觉的压低了身子,恭敬的道「禀王爷,雪大人往梅山方向而去。」

  风刃颔首,随后展起紫金双翼腾空而去。

  他的不安不是没有原因的,那人骨子里的占有,不是三言二句的说放下就能放下。

  最后风刃在一片默林花海中找到了几乎被酒坛淹没的蓝色身影;满地的梅酒酒香扑鼻,雪凛身至其中,双脥泛红似醉非醉。见到来人一双深蓝的眼眸晴亮不已,一瞬也不瞬望着背着虹光由天而降的紫影。

  一对上雪凛带着侵略性的双眸,风刃内心一滞,不自然的避开,他可以感觉到雪凛内心的渴望,以及缠绕在他身上的炽热眼光。

  在风刃还没反应过来,即被拉入了雪凛那满身酒香的怀中,光闻气味,风刃也不禁被这酒香晕染了几分。

  「好酒!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上車
驗票機、請用力戳我 
要上車的捧友請告訴我你是誰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7-07-24 #逸刃#凛刃#3P  

评论(10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