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龙3

深夜福利

1.http://duanjinheng.lofter.com/post/1daf5326_ec38a49
2.http://xueyanzhi.lofter.com/post/1e5cc175_ec95e68

 

「薛襟出来!快给本皇出来」

一阵着急的怒吼,随着被踼的粉碎的大门,在一间不大的暗室内回旋。四周充满的刺鼻的硫磺味,还有一些朱砂、药草、毒物及一些失败的实验药品散在桌上,可见这暗室的主人,是个擅长医毒蛊的之人。

风天逸瞥向一旁尚未熄灭的火炉,上方还吊着一壶陶罐,正散发着浓浓的药味;可见薛襟应该是刚离开不久。

此时的他内心在怎么着急,也得等薛襟回来后才有办法询问,今早他去到风刃的寝殿,被风刃迅速枯槁的面容及四肢,骇的说不出话来。急忙的跑来找薛襟,他既然有办法帮他入梦,那一定也知道风刃发生什么状况了。

明明昨夜出梦时皇叔的情况还很稳定,为何就过了一天身体迅速衰败至此。

「该死!风刃我不准你有事!你还没有见到我,你的侄儿回来了你知道吗?」风天逸的声音里,不自觉的掺着一丝害怕;这个支撑着南羽都、支撑着他的人,居然会这么孱弱的躺在床上,洗、漱、翻身皆要靠着别人,他不该是如此。

门外脚步声由远而近慢慢踱来,当见到被踼坏的大门时,脚步声一阵错乱,急吼吼的冲了来,待看清来人时,急忙的掏出了五颗不同颜色的药丸,一边示意要风天逸吞下,一边则是把着风天逸的脉。

过了一会儿好像确定了什么事般,松了一口气的道「陛下呀!我这个地方不是你能来的呀!这四处的毒粉随时都会要你的命的。」

「废话少说,快!皇叔出事了。」风天逸说完急忙拖着薛襟往风刃的寝殿而去。

见到风刃的样子的时,薛襟不禁皱起了眉,把了一会儿风刃的脉,又将他扶起,拿了银针札了几处大穴,最后只听见风刃不适的哼了一声,脸上渐渐了恢复了些血色。

「薛襟,皇叔到底怎么了?我昨日出梦时还好好的,今日一早就变这副模样了。」

「陛下,事以至此微臣就据实以告了,当初为了救你跟易姑娘,王爷跟骨生花的一场打斗中,不小心染了骨生花的血,这骨生花的血仍是当今世上至阴至毒之物,从你离去到现在十年的时间,都是微臣使用药物暂时舒缓着王爷身上的疼痛。王爷要是醒着那还好办,微臣配的药草在加上王爷的内力,压制毒性绰绰有余,假以时日毒性会随着药物慢慢排出体外,但现在王爷陷入昏迷,如此剧毒只靠药物压制,实在是不够呀!陛下你一定要尽快唤醒王爷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呀!」

风天逸死死的纠着一对眉,脸上满满的自责!看到一边垂着头的裴钰,冷冷的道「这件事你知道吗?」最后风天逸在裴钰闪烁的双眼里面找到了答案。

为什么皇叔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中毒的事,我比裴钰还要不如吗?一个侍卫而已!我是你的亲侄子呀!!

「薛襟!快点帮我入梦,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要唤他醒来!」

渺渺草香在室内飘散开来,每一缕烟好似溶着无数的画面,飘飘荡荡,随着薛襟咒术的指引,纷纷窜入风天逸跟风刀的鼻中,当所有白烟全部没入了两人的鼻中后,风天逸也进入了沉睡。

「知岁你来啦!」

一样的竹屋一样的小亭,风天逸不知道自己何时入梦,回神过来时,自己己经拿着一把伞,站在竹屋对面的小桥,而风刃正在竹屋旁的小亭上抚琴。

风天逸笑了笑,往小亭走了过去。风刃则是不語按了一下琴弦,侧耳过去细听,一會兒又按了另一弦,如此动作反复数次。

风天逸也不急,极有耐心的等着风刃,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调着手中的琴音,但是怎么调好似都不满意般。

「唉!这琴不知道怎么了,怎么调音都不对,看来今日无法抚琴给你听了。」风刃摇摇头,一脸可惜的看向风天逸。

风天逸微微一笑道「南风兄,你可知你手上的琴叫什么?哪里来的?」

风刃被问的一脸茫然,侧着头想了一回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「知岁兄!说实在的我还真想不起来。」

「哦!那我来之前,你在做什么呢?」风天逸又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。

今天的"知岁"怎么有这么多的问题,"南风"不禁不快的嘟咙着「还能做什么,当然是在…是在…在…..疑?」风刀不禁搔了搔头,他今早是做什么去了,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风天逸笑了笑,挪着椅子坐到风刃身边「想不起吗?我来告诉你好了,因为呀!你在我的梦中,你入了我为你建造的梦,这一草一木一砖一瓦,皆是我所想象出来的。」

风天逸说的煞有其事,风刃则是听着一愣一愣的,尔后确大笑了出来「知岁兄,你说笑了,怎么可能。入梦这种无稽之谈,你信呀!」

听见风刃这样说,风天逸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指了指桌上的琴道「此琴名为栖梧琴,其中一根主要的琴弦毁在了上古时期,争夺鲛珠之战中,所以此琴弹出的音才如此艰涩难听。它可是我送给皇叔风刃的礼物」

听见风刃二字时"南风"的头抽痛了一下,好似有什么东西即将涌出般,他垂下了头隐去了他脸上的不适,故作轻松道「那里有少弦,这琴我可是每天在播弄的,你看……」

修长的手指指向琴身,看清琴面时不禁顿了一下,这琴弦的确是少最主要的一根主弦,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他以往都没有发现?

「如何?信了吗?南风。呃!不!是风刃,南羽都的摄政王,我风天逸的叔叔。」说到最后一句时,风天逸突然起身,用力的抓住了风刃的双臂,逼着他直视他的双眼。「醒来!风刃!我要你醒来,你要怎么罚我都没有关系,我只求你醒来!」

"风天逸"三个字,如同一把钥使般,打开了风刃脑中潜藏已久的记忆!过往如潮水般涌向风刃,几乎灭顶的窒息感让风刃痛苦的叫喊了出来。

四周的景色一块一块的慢慢崩离,最后只剩下一望无际的黑暗,及眼前的风天逸。风刃双眼眼白已泛红见血,一瞬望去配上一身紫衣,妖魅致极。

「天逸!?」风刃伸出修长的双手,轻抚上了眼前俊容,双眼由震惊慢慢转为哀伤。

「对,天逸!是我风天逸!皇叔…..」一滴泪无声无息的落下,里面含着太多不能倾诉的话。修长的双臂用力的将眼前的身影揉入了自己的怀中,贪恋的嗅着风刃身上的气味。

「我快死了对吗?」对自己的遗诏他记的很清楚。

风天逸笑了笑「你不会死的!我不会让你死的!」语毕,风天逸不知道哪里来的短刀,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心脉处。

「不!!!!!」风刃一声嘶吼,由梦中惊醒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九!!!加油!!!!

评论(20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