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龍7


暖風徐徐,一個安靜的午後

突然來了一聲冰冷的女聲外加一句不耐煩的哀號聲,劃破寂靜了辦公室

 「GAME OVER」

 「可惡,又死了!這什麼破遊戲這麼難玩」

 少年生氣的將手上的筆電往桌上一丟,噗哧噗哧的瞪著眼,看著一片灰白的天花板,還三不五時的抓抓頭,想著自己倒底漏了那些細節,怎麼老是無法破關。

 若大的辦公室,處處充斥著冰冷。整間辦公室的色調,基本上就只有黑白灰,黑色的大理石地板、白色的牆、及灰色的地毯,哦!對了,還有一副特大號的黑色真皮沙發。

 黑色沙發上,正斜躺著一位看上去約二十二、三出頭的少年,細緻的五官有著那年齡的青澀,濃厚適中的劍眉配上一對略微凌厲的單鳳眼,不難想像,待少年長成時,那會是多麼俊美的一張臉;更何況又有一對不常見的藍綠色瞳眸。

 這特殊眸色正是他們風家招牌瞳色,只要是他們風家出產的,眼瞳不是孔雀綠就是琥珀藍,光靠那對眼睛就可以迷死一票人。

 不過基因傳承總是會有意外,那風家唯一的意外就是這位少年的親叔叔,風翔集團的CEO風刃風先生。

而這位少年則是風翔集團未來的掌舵者風天逸秘書,沒錯就是秘書!

 每天翹著二郎腿窩在總裁辦公室打遊戲的秘書!

 「己經第十次了,每次都卡在這關,煩死了!可惡的風刃,叫你醒來不醒來,硬是磨到回合次數沒了,氣死我了!」少年生氣的嘟著嘴,豐滿的雙唇努起的樣子說不出的可愛。

 就在少年滴滴咕咕時,辦公室外一陣腳步聲。看來他家的小叔叔開完會了!

 風刃才剛推門而入,就被少年抱個滿懷。看少年像牛皮糖一樣抱著就不撒手,風刃不禁無奈的搖搖頭,任他又拖又拉的拽到沙發上,最後只好把文件資料全都堆在沙發邊,一邊看文件一邊陪著少年玩遊戲。

 最後少年累了,枕在風刃的腿上就睡著了,俊逸的五官放鬆下來,少了靈動多了柔和,風刃不禁伸出手,撫了撫腿上柔軟的髮絲,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。

 一旁的筆電上面還閃著螢光,一時好奇風刃不禁打開了螢幕,當看到斗大的"風刃已死亡!GAVE OVER"的字樣時,嘴角細不可微的抽了抽。

 這都是什麼亂七八蹧的東西,不好好學怎麼經營公司,就知道玩這些莫名奇妙的遊戲,看來我應該要再對你嚴格些。

 就在風刃要把風天逸叫起來的時候,不小心按到了回憶遊戲的選項,結果出現了滿屏的3D照片牆,每一張照片的人物他都非常的熟悉,如果他沒猜錯,這人物的模擬五官應該都是拿他的那些發小照片下去合的。

 風刃笑了笑一直往下翻,當看到他的照片時,他不禁手抖了一下。

 裡面的3D照片他怎麼看,怎麼曖昧。有黑髮的天逸將他壓在牆上親吻的照片,還有白髮的天逸一起共浴相擁的照片,還有一張張看起來像是床事後的照片,畫面越是往下捲動越是煽情,看到最後一張,他終於忍不住將筆電蓋上,失神的看向腿上睡的正香的人。

 以風刃的精明,他怎麼會不明白那些照片的含義是什麼。

 風天逸你實在是太胡鬧了!

 「叔!肚子餓!」就在風刃失神之際,風天逸已悠悠轉醒,一對鳳眸漾著水氣,水靈水靈的。

 在風刃的腿上伸展了一下四肢,接著側躺將自己的臉脥埋入風刃的小腹中,雙手佔有的環上了風刃的腰。

 風刃不禁身子一僵,以前覺得沒什麼的動作,在看了那一系列的照片後,怎麼想怎麼曖昧。風刃想也不想突然站起,風天逸沒有防備就這麼滾下沙發去了,還好沙發下面墊著毛毯,否則這麼一摔腦子肯定會摔壞。

 就在風天逸脾氣正上來時,一雙鳳眼對上風刃那黑的跟鍋底似的臉,不禁縮了一下。自己從美國回來後,小叔叔對自己疼愛有加,從沒給過自己這番臉色。就算他對圍在他身邊的女人惡作劇時,也沒有看過叔叔對他生氣過,今天是怎麼了?

 「叔!你怎麼了?」

 「怎麼了?你要不要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?」

 風刃拿起筆電,播開那一張張充滿情慾的遊戲畫面,然後憤怒的將筆電往沙發一丟。

 風天逸靜靜的看著那一幕幕輪播的畫面,不言不語就像雕塑般動也不動。半响後,低低的說了句「我喜歡你」

 風刃聞言後不可置信跌坐在沙發上「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?」

 不給風刃回神的機會,風天逸抓住了風刃的雙臂用力的吻上了他連作夢都想親吻的唇。

 唇上軟柔的觸感讓風刃回神了過來,雙手用力的想推開了眼前之人。無奈一個站著一個坐著,不好施力,反而有一種欲拒還迎的感覺。

 風天逸更是大膽了,單膝脆在風刃身邊,將風刃整個禁錮在自己的身下,一手拖住了風刃的後腦,硬是深深加重了這個親吻。

 直接兩方都快要缺氧的時候,風天逸才不拾的放開。風天逸輕輕的捧著風刃的己染上一層粉紅的臉脥,愛憐的用姆指來回摩擦。

 低喃著「無數的輪迴,我終於等到了你,你怎麼可以把我忘了?」

 說完後風天逸整個氣勢一變,那雙藍綠色的眼瞳,猶如漩渦般幾乎將風刃的神識吸引了進去。

 風刃像是掉到了宇宙黑洞般,無數的鏡面碎片不停的在自己的腦海破碎、重組週而復始,好像非得要將風刃的幾生幾世給重組完畢一樣。

 風刃不知道自己呆坐了多久,等待回神過來時己經冷汗粼粼,而那個在自己眼前的少年卻己消失不見了。

 「風天逸!!!!!」風刃發狂似的大喊,但始終沒有人回應他。

 這時門外的人緊張的走了進來,不解的看向風刃「總裁,你要找誰?」

 「天逸呢?天逸去那裡了?」風刃看向來人,不適的按了按太陽穴。

 「天逸?總裁你是說誰?我們這層沒有叫天逸的秘書!」

 「你胡說什麼?天逸呀!風天逸!我的侄子!他去哪裡了」風刃停下了動作,不滿的看向眼前的人。這人是新來的嗎?連風天逸也不認識!

 「這…總裁,你是有一位侄子沒錯,不過他很久以前就去世了呀!」

 去世!!這兩個字震的風刃說不出話來。

怎麼可能!?唇上的刺痛,告訴自己這不是一場夢,就在剛剛,風天逸吻了他,他吻了他!!

怎麼可能去世!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未完待七爺

评论(38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