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龙11

疑!!!居然把我的皇叔整沒了,那好吧!!只好這樣了 @烨七爷 加油

----------

男人這種東西呀!愛妳的時候逗逗妳!不愛妳的時候就棄如敝履。

那如果我變成男的,又該如何呢?

這還真是個好問題!

 

這副身軀,真是太美妙了。比女子還要雪白柔滑的肌膚,柔韌又有彈性。

叫姊姊我真是愛不釋手呀,呵呵呵。

 

「你說說,奴家得了這副美妙的身軀,該怎麼玩呢?」鳳眸一揚,黃澄的鏡面反射出一具全身赤裸的軀體,上挑的眼尾畫上了淡淡脂粉,妖豔的,就像是一片盛開在黃泉道上的曼珠沙華。

 

因病而顯的纖細的腰,被扭出了只屬於女子的弧度,就像那隨風擺盪的枝柳,搖啊搖的。

刻意散下的墨髮,一邊被劃入了耳後,露出了那耳上一小枚耳珥,隨著落入室內的月光,折射出詭異的白光。

 

美呀!!沒想到南羽都的攝政王竟是此等尤物,我怎麼沒有早點發現呢?

 

修長的手指,被帶上了屬於女子的金色甲鎖片,尖細冰涼的指端,從額頭、鼻樑、雙唇、喉結慢慢的往下滑去,最後停在兩枚粉紅的櫻珞前慢慢的轉圈。兩枚粉紅因外來的挑逗變的堅硬,顔色不禁又加深了幾分。

 

不同於身為女子的感受,讓妖魅之人更加放肆了起來,突然又想起什麼,握著腿間的沉睡之物,往腿根夾去,把那個位置應該有器物給夾藏起來,變成光滑平坦的一片,遠遠看去竟似女子私處般呈現三角狀。

 

滿意的看了看鏡中風刃的模樣,然後又對著鏡子搔首擺弄了幾個姿勢,最後低低的笑了出來。

 

「接下來,逸兒!你說我們該怎麼玩呢?」

 

赤裸的身軀,走向一絲不掛被大字型綁在床上的風天逸,正確來說,是全身一絲不掛被蒙上雙眼的風天逸。

 

「皇叔…放..放開 」風天逸脖子處被套上了繩索極度不舒服,頭只能往上仰不能低頭看。

 

這小子也挺俊的,難怪雪飛霜、易伏苓都這麼痴迷於他,就連風刃也….呵呵呵

 

你們這些滿嘴仁義道德的正人君子,沒想到心思跟我一樣齷齪,憑什麼天下人就可以容你們的背德之情,不能容我對男人的報復之心?憑什麼?

 

不過!沒關係,今天有了這副身軀,男的也好女的也好,都會變成奴家的身下玩物。

 

「我的逸兒呀!難受嗎?沒關係,忍忍!等一下就舒服了。」"風刃"呵呵兩聲詭魅的笑了起了,套著鎖片的手指,在風天逸胸口處勾畫著。

一顆顆細小的血珠,沿著畫痕一顆一顆的冒出了頭。隨後風刃腥紅的舌,緩緩的由丹田處往上將細小的血珠子捲入口中,最後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被血珠澿紅的唇瓣。

 

「鳴~你是誰?你不是風刃,風刃不會叫我逸兒,更不會如此作派。」

 

「嘖嘖嘖!人是會變的呀,在大病一場後我突然間覺得應該要即時行樂,不該被世俗的框框條條限制住,你說是不是呀?我的好侄兒。」

 

腥紅的舌,不斷的舔抵而上。一面親吻著風天逸的胸膛,一面用著下身去磨擦著風天逸的腿側,一直到一股陌生的緊繃感出現,"風刃"停下了動作,咋然的看著自己股間的硬挺之物。

 

一會兒後低低的笑了出來,不由得伸出了手輕撫上粉紅的柱體。

 

「啊!」陌生的感覺不斷的涌出"風刃"不自覺得哼了一聲,那一聲該死的銷魂。

 

銷魂到光聽那一聲,就勾起了身下人的慾望。

 

該死的!你到底是誰?皇叔才不會這樣,皇叔不是這樣的。

 

風天逸的小腹,猶如兩團火在燒,難受的讓他不停的扭動自己的身子,想從捆綁中掙脫出來,"風刃"知道他的意圖,裂嘴一笑,二話不說跨坐到他腹上。

 

「逸兒,乖乖的呀,等等會讓你很舒服的」說著說著"風刃"擺動起扭的像水蛇的腰身,一下前一下後的磨擦著風天逸已硬如鐵塊的私處。

 

「滾!滾!你不是風刃,滾開!!!」風天逸掙扎著,但卻越來越薄弱。

 

當然!在慾望前面,只要是人都會低頭三分,更何況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。

 

「怎麼逸兒不舒服嗎?是要皇叔在動快一點呢?還是…..」

 

最後一句話"風刃"俯在風天逸的耳邊,用著忽男忽女的音調,說的低沉又煽情。

 

「要我放進去呢?」

 

 

评论(28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