罌粟 【36】(凜刃逸3P文、慎入)


最近此文卡章了,暫時改成一章一章發..QVQ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三十六、

  风刃急了,单膝脆在床边,双手捧着风天逸的脸,强迫他看向自己。他不知道风天逸入幻了多久,不过光看刚刚香气迷漫的样子,这夜魅莲用量绝对不会太少。

  随着风刃的动作,覆在风天逸身上的稀稀碎碎的白衣缓缓滑落。刚开始风刃还没注意,直到风天逸一丝不挂后,眼前的瘦骨嶙峋刺的风刃双眼通红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天逸!皇叔回来了,你快醒来」风刃激动的将床上之人,拉到了自己的怀里,两个人就这么坐在冰冷的地上,紧紧的依偎着。

  风天逸魔怔般,双眼失焦的望向抱着自己的风刃,愣了会儿后蹭了蹭风刃的胸口「叔!你知道吗?我们一起周游了九州,走遍了千山万水,还在苍茫大地的神像下互许了白头。」似在回忆般,风天逸眼神散漫一个字一个字缓慢的说着,好像在看着眼前之人,又好像是在看着幻境中的风刃。

  尔后又低低的喃道「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,叫醒我后又再次推开我,徒留我孤独一人。」

  「我会疯的。没有你!我会疯的。」

  我不是你,我撑不了十年,那怕是一分一秒我都撑不了。

  「鸣…」

  最后一句话用尽了他的全力,说完后风天逸哭了,跟他小时候一样,只敢抽抽咽咽的小声啜泣,怕一放声大哭会惹来父皇的怒斥。明明比风刃还要高大的身子,如今瘦到几乎只剩骨头,整个人赤裸的缩蜷在风刃的怀里。

  「不会了,皇叔再也不会推开你了,天逸听话,醒来看看皇叔好吗?」风刃抬起了风天逸的脸,轻轻的啄着那双凤眼的眼尾,像小时候一样轻哄着他。

  「不会了吗?不会了。真好,再也不会推开我了。」风天逸语无伦次的说了几句后,就靠在风刃的怀里沉沉睡去。

  风刃小心翼翼的将他平放在床上,双眸里露出了置人于死的寒光。是谁这么大胆,放任你做这些事情,宫里的人都死了吗?

  风天逸的身子突然抽蓄了一下,风刃收回了目光,掖了掖毛被,那晚他拥着风天逸一夜无眠。

  而另一个一夜无眠的人,睁着双眼躺在宣勤殿的榻上,等着本该夜归的人…

  天方露白,风天逸便由睡梦中慢慢转醒,甫一睁眼立刻撞入了风刃那双平静无波的幽潭里,互相凝视,无语。

  一双碧眼已恢复了它该有的清明,回想起昨夜,风天逸下意识的拉紧了身上的白衣,想把自身的难堪包藏的更紧些。

  不能让他看到,他一定会对我失望的!然后就有理由再一次推开我。

  风天逸的动作并没有逃过风刃的双眼,风刃双眼暗了暗,伸出手轻抚着风天逸苍白的脸脥,感觉到掌下的哆嗦,一咬牙心疼的将风天逸拉入自己的怀中,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风天逸单薄的背脊。

  自己终究是伤了他了,狠狠的、不留于地的伤了他了。

  那个天之骄子风天逸,从不在乎人家眼光的风天逸,何曾如此的患得患失,如此的紧张卑微的如同惊弓之鸟,只因为他。

  室内一片寂静,静的只剩下拍在风天逸背上的闷声,一下一下的像是拍在风天逸的心上。

  「皇叔」风天逸哽咽的唤了出来,他好想要抱紧眼前这个人,但是又好害怕,好怕他不愿意接受自己,再一次自戕。

  那晚风刃在他眼前心跳停止的样子,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  为了南羽都、为了风家的基业、为了雪凛,却独独没有他。

  没有他....

  晨钟响起,宫人们鱼贯而入协助羽皇更衣,而雪凛也不声不响的走了进来,静静的看着宫人们一系列的动作。

  三个人在三个位罝,平静的可怕,直到风天逸离去,风刃传来了雨瞳霖,一会儿后祁阳宫的宫人被血洗了一批。

  雪凛冰冷的看着一个个被拖出去的宫人,心里明白这一年来受折磨的不止有他,风天逸只怕有过而无不及!

  「够了风刃,难道你是想把整个南羽都的宫人都屠杀殆尽吗?」

  雪凛走向前去,拉住了风刃的手,反手挥退了跪在地上的一群人。

  风刃抬起冷硬的下颚,倔的让雪凛不知道如何是好,他知道他内心正被愤怒及自责煎熬着。

  每每一碰上风天逸的问题,风刃总是脱序的不像他自己。雪凛无奈的摇摇头,小声细语的劝着他「你怪他们有什么用,你那侄子想做的事,有人拦的住吗?」

  「他只是太过于思念你…」雪凛伸出了姆指,轻摩娑着风刃的眼睑,思绪飘忽的道着。

  雪凛太明白这种感觉了,这种相思入骨他也有过,着着实实的会让人陷入癫狂。他没有风天逸这么好运气,就算失去风刃,还可以在他建造的梦中跟他生活在一起。他有的,只有看不到尽头的孤寂。

  忽然想起了过往,雪凛的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难以靠近的悲凉,风刃心中一颤,扯着雪凛那高大的身子,将自己埋入那温热的怀中。

  「别露出这个表情好吗?」这个表情,跟当初他划了雪凛腹部一刀时所露出的表情几乎一样。凄楚的像是在指控着他冷心无情。

  雪凛收回神绪,笑了笑反手起抱起胸前的人往床帏走去,一夜无眠,他跟他都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,就在这祁阳宫内。

  睡下后过了若干的时晨,风刃感觉到脸上的搔痒,微睁开双眼看到风天逸坐在床沿边,垂着首注视着他,视线里说不出的温柔,好像在看着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。

  苍白雪发像直落而下的瀑布,散在风刃的眼脥上,风刃忍不住伸出了手,想将坐在身边的人揽入自己的怀中,但身后环住自己腰身的手突然间加重了力道,阻止了风刃接下来的动作。

  风刃安抚的将五指与雪凛的手扣在一起,风天逸见了眼神闪了闪,越过了风刃,瞥向了那双从自己一进屋就盯着自己的蓝眸,在还没有做出任何作动时,即被风刃拥进了怀里。

  熟悉的怀抱、熟悉的味道,风天逸的内心起了这辈子从未有过的踏实。

  只要你不再离开我,你要的"风天逸"我都给你,当一个称职的帝王、一个敬爱自己叔叔的侄子。

  我都给你…

 


评论(10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