罌粟 【39】(凜刃逸3P文、慎入)

三十九、

  「情况如何?」

  「王爷,大部份的毒己经拔完,接下来的余毒要配合薛老道的药浴疗法。」

  方泽揉了揉酸痛的眼头再道「每隔七日需要浸泡一次药浴,每次约三个时辰,等到排出来的汗水没有黑渍及臭味为止,大概需要二、三个月的时间。」

  「嗯!」风刃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下石室内正浸在药桶中的风天逸。眉眼不自觉的变的柔和,随后即转身踏入石室。方泽见状,很有眼力的选择了回避,把空间留给此二人。

  「叔!」

  风刃一踏进去时,就听到风天逸小声的喊着自己,懦懦的、不安的,夹着些许的哀求。

  风刃不禁想着,是不是只有在他面前,风天逸活的最不像自己;身为羽族的皇、统领着澜宁两州,说一不二的皇,而面对他却是如此的患得患失,担心受怕的让人心疼。

  他将他训练成合格的帝王,但是感情这块他却什么都没能给他;他曾经渴望的亲情、想要拥有的爱情,都被他一次次轻描淡写的抺去,而现在,就在他想放下时,自己为什么又要再一次挑起?

  明明可以扼止,为什么他怎么也做不了;是否亦有可能他内心深处也默默期待这段情感的发生?

  风刃内心千思百转,但依然从容的走到风天逸身边,伸出手轻捏着风天逸的脸转向自己,姆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他下巴边缘,这几日的调养,风天逸的身型己经有稍微回到之前的模样,但仍然偏瘦。

  「叔!」风天逸见风刃没有回应,轻轻的又喊了一句。

  「嗯!感觉可好?有没有那里不舒服?」

  风天逸闻言摇了摇头,握住了在自己下巴处摩擦的手掌,低着头将自己的脸脥埋入掌中,感受着掌心不断传来的温热,低低道「皇叔,我好累!」

  一直追着你,我真的好累。

  埋在掌中的脸闷哼了一下,倏然抬头,一双眼直直的看向风刃,这几日他想了很多,现在他只想要风刃的一个答案「你回来后,我一度想要成为,你想要我成为的人;一个帝王、一个亲人。」

  风天逸停顿了一下,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而风刃这次没有避开风天逸,他知道他在跟他要一个答案「看到你现在的成就,皇叔很是欣慰!」

  「但是我做不到你想要我成为的人。现在所有的一切,本就是因为你,没有你这些东西我要来做什?」那夜雪凛嘲讽的话,让他想明白很多事,他一直在原地打转,怕被风刃拒绝,不敢在往前迈出一步,伤人也自伤。

  现在他在赌,那日风刃如此紧张他,可见并非真对他无情,若风刃真对他无情,他会如他所愿断了这层心思,让彼此解脱。

  语毕,一双碧瞳灼灼的看向风刃的双眼,见风刃不为所动,握着手掌的手不禁紧张的泛起了黏腻。

  难道他想错了,那日风刃明明回应他了!为何现在又一副要将他拒之在外的模样。

  失望感逐渐爬上风天逸的心头,碧瞳微暗,顿时就像是失了光辉的星子,蒙上一层尘霾。就在他要放弃时,风刃终于悠悠开口。

  「罢了!你想好就好。」风刃轻叹,他一向拒绝不了风天逸,他知道;从他第一次将陈酿用口渡给他时,他就知道了。

  石室里烛光晃动,影绰间风刃看见了风天逸露出一抺明艳的笑,就像春雪中绽放的暗梅,坚毅又执着。

  天机门大堂殿里,方泽正坐在上位闭目养神,巨大的屋窗突然传来羽翼的拍打声,一睁眼即看到雪凛站负手而立站在正前方。

  方泽笑了笑「雪大人来了。」方泽跟雪凛的平时的交集不算少,两个都算的上是羽军的训练者之一。一个善武一个善奇门八卦,两个一拍即合,在操练上互相切磋了好几次。

  「嗯!王爷呢?」

  「刚还在左山的石室内陪着陛下,现在这时辰二人应该都己经回房了。」

  「嗯,这东西你先看看,也顺便把薛襟一起找来。」雪凛从怀中掏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沬,散着淡淡的莲香。

  方泽一看,眉头不禁皱了起了「是夜魅莲!?」

  「嗯!这是风天逸持有的那批,不过这好像跟一般的夜魅莲不一样。经过查证这是中州那里传入的,我怕这次风天逸中毒的事,没有这么简单。」

  「知道了,我在跟薛老道一起研究一下。今晚你就宿天机门吧!我命人再准备一间房给你。」

  「不用了我跟王爷一间!你查出什么要尽快回禀!」雪凛挥挥手,跟着一旁服伺的小厕离去。

  而方泽择是捏起了一小撮粉末,开始研究了起来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接下來,下一段落是3P肉文,因為太過於狂放了,不太好公開...所以

老司機要驗票QVQ...請往這走 驗票機 文在群微博裡 。

评论(20)

热度(34)